第137章别染了风寒(1 / 1)

请收藏本站,并多收藏几个备用站点:hetu2024.com,https://cmshyxs.com,cjswu.com,
本站最新地址cwjxsh8.com,请记住并收藏最新地址,原地址即将无法访问,如果突然无法访问请尝试加上www

江绾儿垂头喝着碗里的粥,心中总惦记着旁侧的人昨夜没有歇息。

“表姐,你怎么总是喝粥,这糕点也好吃的。”宋怀凝在一旁询问道。

闻言,江绾儿抬头应道,“哦,我尝尝。”

说罢伸手拿了块糕点小口的吃了起来。

“哥哥,你也快些尝尝。”宋怀凝见着劝了江绾儿随即又转而劝着宋怀临。

“嗯……”宋怀临淡淡应道。

江绾儿咬着自己的糕点,随而便看着旁侧的男人将手伸直到自己桌前是糕点处,夹起一块糕点。

江绾儿稍稍垂眸瞥见他手背上有些擦伤,下意识抬眸对上他的目光。

江绾儿眉头微蹙,怎的又受伤了,且还不处理。

而宋怀临只是不经意的看向她,随即收回目光。

而后便见他吃了口糕点,细细嚼着。

江绾儿顿时觉着手里的糕点没了味道,心中总是担忧着他手背的伤。

“表姐,你怎的好像没什么胃口。”宋怀凝在一旁轻声询问。

“早膳是否不合绾儿姑娘口味?”李氏询问道。

闻言,江绾儿赶紧开口解释,“不是的,许是昨日受了惊吓,没什么胃口罢。”

说罢,继而对上了宋怀临的目光,瞥见他眉头一皱,江绾儿转瞬移开。

“绾儿,多少吃些才好。”一旁的老夫人劝道。

“嗯……”江绾儿颔首应答,随即垂下头继续喝着粥。

这时一小厮走进,手里提着几个药包。

“大人。”

寻声,霍大人看了过去,开口吩咐道,“先让厨房煎好。”

“是。”

而后便又见那小厮提着药包走开。

“好好的怎抓了药?”一旁的李氏担忧询问。

“不是我,是世子。”霍大人解释道。

闻言,江绾儿倏然抬眸望向宋怀临。

“禹安要喝药?这是怎么回事?”老夫人话语中满是忧虑。

“祖母无需忧心,无大碍,是霍大人太紧张了罢。”宋怀临开口解释。

老夫人见着自家长孙确实面露疲惫,心中仍是不放心。

“你可别哄骗我,身体才是最重要的。”老夫人语气中透着不容忽视的命令。

“听祖母的。”宋怀临顺着老夫人的意答着话。

“别糊弄我,到底是何处不适?”老夫人一副不问清便不罢休的架势。

“世子许是受了些风寒,今早打了几个喷嚏。”霍大人出言解释。

闻言,老夫人脸色才缓下一些,“这天寒地冻的,出门记着要多穿衣裳才行。”

话音落下,一旁的霍大人搭话道,“昨夜里许是厨房没了热水,我见着世子用的冷水沐浴,这也是我府上照顾不力。”

说罢,只见他一脸愧疚之色。

“哐当”一声突兀的声音响起。

众人寻声看向江绾儿这处。

江绾儿扶正自己碗里的陶瓷勺子,急忙道歉,“对不住,一时没拿稳,唐突了。”

说罢,心虚的下意识看向旁侧的男人。

只见他正好暇的看向自己,江绾儿似乎从他眸中看出了什么。

恐被人看出破绽,江绾儿随即将视线移开。

只是随即将头看向另一边便碰上了老夫人的目光,神色不清。

江绾儿随只能勾唇轻笑,随后垂下眸子。

“哥哥你不要命啦?这么冷的天怎么能用冷水沐浴呢?”宋怀凝从江绾儿方才的插曲中回过神。

宋怀临沉默,没有作回应。

宋怀凝却不依,追问着,“哥哥……”

随即便闻见宋怀临轻咳一声,淡淡应道“夜深了便无需麻烦。”

“世子,这不麻烦的,如若是在我府上受了风寒,下官之责。”霍大人满是愧意。

“无碍,不必为此事惊扰。”宋怀临说道。

江绾儿虽垂着眸,然而随也用着眼角余光观察着。

只见着宋怀临喝了口水,随之转头看过来,眸中竟隐约喊含着笑意。

该是动作太明显,江绾儿倏地两颊飞速升温,心底直打鼓。

而后便再也不敢将视线移到他旁处,只是稍稍将目光落在宋怀凝一侧。

“表姐,你可是身子也不适?”却未料想着宋怀凝察觉到了自己的刻意举动。

“啊?无……无事。”江绾儿心虚的答道。

说罢,便见着宋怀凝伸手轻抚上她的额头,随后不解道,“并未见着发热,怎的脸会如此之红呢?”

话音落下,江绾儿胸腔内扑通扑通的狂跳,紧张的开口,“是吗?”

她双手作势的抚上自己的脸颊,面露疑惑。

然而心底却暗暗腹诽,她都要怀疑自己这是脸红体质,怎总是藏不住事儿。

“嗯,祖母你瞧瞧。”说着,宋怀凝唤着老夫人一同看着。

江绾儿迎上老夫人看过来的视线,头皮一阵发麻。

“是有些泛红……”说罢,只见着老夫人神色若有所思。

江绾儿不知为何,对上老夫人目光,心虚更甚。

“表姐,是不是这围脖太紧了,闷着了。”宋怀凝忽的将视线移到江绾儿脖颈处的浅色围脖。

说罢,便见着她伸手朝着围脖过去。

江绾儿猛然伸手护住,开口道,“不闷,今日便是觉着有些冷才围上的这围脖。”

话音落下,一旁的李氏随也开口,“确是,方才绾儿姑娘的婢女过来寻着的,说是姑娘觉着有些冷。”

说罢,宋怀凝这才收回了手,“那便围着,哥哥着凉了,你可不能也一般。”

闻言,江绾儿颔首,“嗯……”

心中忍不住暗暗埋怨着旁侧这罪魁祸首,幸好是这冬天,如若是夏天她是真不知要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