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第十四章(1 / 1)

请收藏本站,并多收藏几个备用站点:hetu2024.com,https://cmshyxs.com,cjswu.com,
本站最新地址cwjxsh8.com,请记住并收藏最新地址,原地址即将无法访问,如果突然无法访问请尝试加上www

当晚连久将小狐狸精讲故事的视频上传到了网上。

经过剪辑后,视频里就是一个戴着狐狸耳朵和尾巴的可爱小萌妹在眉飞色舞讲一个童话故事,视频一经发出,本来就广受关注的幼儿园账号下就有了很多的评论。

【天哪,这个宝宝长得也太可爱了!】

【室外上课?好身临其境啊!】

【居然不是书里的童话故事,而且还脱稿了,真的是随便选择的主题吗?那孩子的反应能力和表达能力和想象力也太好了。】

【别看到孩子就觉得什么都是好的,即便是条件不好,在山里上课有考虑到孩子的安全问题吗?】

【本来幼儿园设施就不行,现在居然还敢把孩子真的带进山里?】

【我也想问,别说孩子的反应能力了,要是为了这个噱头,强行让孩子背下来一个故事,带着孩子去这种地方,那也太没良心了。】

【我强烈要求知道这个幼儿园的位置,利用孩子老人博流量的播出也不是一个两个了。】

因为最近的事有些多,所以玉重明每晚都会跟连久一起看视频底下的评论,现在看到这些两级分化的言论,不免担心:“怎么做什么都有人质疑呢?”

“正常。”连久对此见怪不怪,“关注孩子这个群体的人比较多。”

玉重明只是不希望园长做的这么多事被否定:“那也不能总是用这种恶意来揣测我们啊。”

连久说:“网络就是这样的。”

“啊?”

“每件事都有两面性,我们得到了网络的快速方便,但很多东西隔着屏幕和网络难辨真假,所以看到什么自然就说什么了。”

“那我们就这么由着这些人说吗?”

“对比要说什么,远远没有做出来的成果让人更有说服性。”连久整理着第二天的直播教案,“因为网络上很多言论和信息传播的成本很低,嘴上说说没几个人信的。”

“我知道了!”玉重明恍然大悟,“我以前还不会化形的时候,总是去偷人的谷物吃,从村头吃到村尾,一件事能听到好多版本,是这个意思吗?”

没想到还连久:“……差不多吧。”

玉重明嘟囔着:“那看来古往今来,人的变化也没多大。”

闻言,连久倒是有些好奇,自己可能以后要跟妖怪们一起生活,但对妖怪们了解却很少:“你们这些妖神都是一起苏醒的吗?睡了多少年呢?”

“具体睡了多久不知道。”这时候不用上课,也没有什么顾及,玉重明状态很放松,见园长似乎要跟自己聊天,她坐在窗边的树桩上,大翅膀摊开,看样子的确对讲故事很有经验,“至于咱们沉睡那会儿,应该都是一样的吧?不都是因为那场大战吗?”

“我记不清以前的事了。”连久现在发现失忆真是一个极好的借口,“什么大战?”

玉重明眼里的光变得有些暗:“那会儿我还小,很多事其实也很模糊。”

“人妖对立是一直都存在的事情,尤其是那时候的人,妖怪对于他们来说是异类,但那时人类世界并不平等,权利至上,得到权利就等于得到了世界,所以他们又怕妖,又想方设法去捕获妖怪,尤其是有神力的妖神,有些妖神避世不出,有些被权势诱惑拿着人类给的利益为那些王权贵族争夺权利,所以那些年都挺混乱的。”

连久轻轻蹙眉。

玉重明又说:“但除了妖神以外还是有很多没神力的普通小妖,这些小妖运气好可以在深山度日,有些运气不好就沦为人类的玩物,我那会儿就被抓了不少次。”

“因为部分妖神的加入,导致力量悬殊,人心难以满足,几乎处处都是战场,妖本就是靠着灵气才能出世,到处都是血腥暴力战乱,不管是人和妖都哀声怨道,灵气自然也没了,妖怪被屠杀得几乎不剩,避世妖神们不得不出来保护那些没有能力的小妖怪,打了很久。”

玉重明顿了顿,叹了口气:“妖跟妖打,人跟人打,几个上古妖神出世,将那些帮着人类的妖神都一一封印,又平复当时的战乱,在这之后不知为什么,他们就消失了。”

“那你们呢?”

“没有灵气滋养,没有上古妖神的护佑,我们自然也沉睡了,更不会有新妖怪降生。”

玉重明扇扇翅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们再醒来的时候就在浮玉山这里啦,几个大妖神也已经醒了,“除了苏醒的妖神大妖,这些普通的妖怪都是近些年灵气复苏才化形出生的。”

又说:“其实我都算不上妖神,只不过活的时间太久又得以护佑,有那么一点神力,能沾到一点儿边。”

听到这里,连久好像有点明白为什么司阑说他不喜欢人类了。

过去的那些战争,的确没有停止过。

玉重明:“因为那些战争,原本大家都打算待在浮玉山不出去的,但妖怪太多,为了让那些妖怪不像以前那样被人类屠杀利用,加上人类似乎跟以前不同,所以几个妖神就出去签订了合约。”

听到这里,想着那几个表里不一的工作人员,连久心里有些郁气。

玉重明看向窗外的夜色,高兴地问:“以后会比以前更好的吧?”

连久回神,走到她身边,轻嗯了一声:“会好的。”

夜里的风吹遍整座山,两人的声音似乎也传了出去。

在浮玉山整片山区最高的那座山上,被云雾笼罩着的山顶还覆盖着皑皑白雪,司阑一袭单薄白衣立在山间,黑眸似化不开的墨,垂眼看着这一片避世之地,视线最终落在唯一有灯光的那座房子。

-

第一次直播,连久决定自己亲自上。

原本大妖怪们是在办公室学习的,现在得知新园长要在人类面前直播幼崽,实在是好奇死了,就暂时想偷个懒,拜托连久在电脑上也给他们直播一下。

直播课就在早上,虽然连久不在意那些人的猜测,但还是希望幼儿园以后能顺利一点。

选的是那十个六岁以上的小妖怪,现在他们已经是大班的孩子了,小朋友们自豪得不行,早上被家长送来的时候腰背都挺得很直,而且一个劲地保证自己绝对不会在上课途中化形。

其他小朋友羡慕得不行,因为他们也想去大班,做一个懂事的好孩子。

而且听说大班毕业以后就可以去人界上小学了!

抱着小水盆的小鲤鱼精向往地问:“久久老师,鱼鱼不变鱼,上大班吗?”

“等鱼鱼长大了,就能去大班了。”连久捧了一点水浇在他头上安抚,“而且在小班的鱼鱼还有很多东西都没学。”

“好叭。”小鲤鱼精顶着水珠一脸肯定,“我学,都。”

一旁中班来上学的小孔雀精助手忍不住教小学弟:“要说‘我都学’,你话还没学会说清楚哦。”

小鲤鱼精还不知道小孔雀精现在不啄小朋友的事,有点害怕,嘴角一低,委委屈屈:“鱼鱼在学,不凶。”

“我不会凶你的。”小孔雀精说,“不会的你可以问我哦。”

其他听到这话的小妖怪们震惊了,居然有小妖班的妖怪敢去找猛妖班的孔雀精吗!毛都秃了!

之前被啄过的小猫妖将小鲤鱼精拉到自己身边,将自己的那秃秃的尾巴给他看,小声说:“你不去。”

已经跟小孔雀精成为好朋友的小白虎听到后,主动解释:“孔心心不啄小朋友了。”

“对呀对呀。”中二班的小朋友们也帮着孔心心说话,“孔心心是我们班的小助手,会保护大家的。”

被这么多猛妖班的妖怪围着,小猫妖和小鲤鱼精都忽略了天生的物种克制,缩在一起不知所措。

孔心心严肃地说:“不能因为妖种不同,欺负小朋友,那是不好的。”

又看向小猫妖:“那天啄你是你在睡觉,我以后不会了,对不起。”

幼儿园一霸孔雀精道歉了!所有小妖怪震惊地看着她。

孔心心走到小猫妖面前:“要不你咬我一口?”

小猫妖顿时立起飞机耳:“不,不要。”

孔心心有点失落,但又道了一次歉:“好叭,你不要怕我。”

她拍拍胸脯,非常正气:“以后要是猛妖班的妖怪欺负小妖班,我就保护你们!”

小鲤鱼精看看小猫妖,又看看这些猛妖中班的哥哥姐姐们,鼓起勇气轻轻吐了一个泡泡:“好哦。”

得到回应,孔心心高兴地说:“那我们握个手,我叫孔心心。”

小鲤鱼精犹豫着伸手出去,平安无事地跟小孔雀精握了一个手,又紧张又害怕地小声说:“我,李泡泡。”

小白虎也把自己的爪爪伸出来凑热闹:“我也要。我叫白川。”

怕吓着小妖们,还把爪爪变成了肉肉的小手。

全程连久都让老师和保育员不要插手,见状她轻轻笑了下。

在所有送孩子们来的大妖和所有幼儿园小妖怪们的见证下,小一班的小妖怪们居然更中二班的猛妖幼崽和谐地握了手。

古往今来的第一次!

大妖们激动得不行,原来连久园长说大班不分猛妖和小妖是可行的!孩子们在学着平等相处了!这放在以前,别说小妖怪了,大妖怪们有时候都会被被物种限制着互不往来。

就在大妖怪们高兴的时候,校门口出现了一个身影。

他们后背一凉,纷纷往后退,转头便看到司阑神君神色平静地走了过来,他巡视一周,在门口随便找了个树桩子坐下了。

他坐下了!这是要做什么!让人很慌啊!

司阑对大妖怪们的惶恐视若不见:“怕什么,连小孩都不如。”

见几个握手的小朋友,大妖怪们:“……”

这能一样吗!人家最多啄几口毛,你一个不高兴那就不是毛的问题了!皮都没了。

连久原本有些意外,但忽然想起来自己跟司阑说过保镖是时刻在学校的,看来他听进去了,这是来上班。

于是她给惶恐的大妖怪们解释:“司阑老师是我们学校的安保老师,来保护孩子们和老师的。”

大妖怪们:“……”

连久对司阑使眼色:“对吧司阑?”

司阑看她一眼,勉为其难应了:“我还没吃早餐。”

“……”

将司阑带去吃早餐,连久想了想,为了直播保险还是请他帮个忙,于是亲自给他多煎了一个蛋:“如果直播开始了,出了意外状况,你能控制让网络卡顿一点吗?”

司阑咬了一口蛋,皱眉:“怎么你做的蛋比厨师好吃?”

连久:“熟能生巧,我煎了十来年呢。”

“可以。”司阑这才答应,“我还要一个。”

“……行。”

等司阑吃完早餐,连久带着他一起去了大班,大班的孩子们知道自己的行为是要被外人看到的,一个个坐得很端正。

玉重明也在这时候点了开始直播按钮,没有任何美颜和道具,开播得毫无征兆。

这几天一直关注幼儿园的网友们第一时间收到了直播提醒。

有些人很激动,因为这验证了他们之前的说法,各个沾沾自喜:我就说,所有网红的尽头都是直播!

现在可以指责这个幼儿园利用孩子炒热度了!

这可是送上门来的道德标兵!

其他网友心情也很复杂,孩子们上课有什么好直播的?做幼儿园就不能好好做吗?

怀着各种心情,网友们点进直播间。

然后就看到屏幕上穿着白色t恤,扎着马尾的女人,在这种死亡角度下,女人的脸漂亮得似乎一点死角都没有,笑容温和,茶色双瞳都染着让人舒适的笑意。

声音也带着安抚人心的柔和:“大家好,我是妖怪幼儿园的园长兼老师,连久。”

“可能大家对幼儿园直播会有些争议,所以今天决定给大家直播我们上课的过程,以及,让大家了解一下我们的幼儿园。”她温声说,“我们幼儿园的所有老师以及工作人员,都不会对孩子做任何不好的事情。”

来看直播的弹幕安静了好一会儿,然后炸了。

【卧槽!这颜值把我组织的话都给惊没了,奈何没文化,一句卧槽走天下。】

【请问你们这里两百多个月的孩子收吗?】

【好温柔啊好温柔啊!我也是妖怪,我怪喜欢美女的,我可以去吗!】

【你们那些看到美女就找不到北的能不能清醒一点!】

【就是啊,幼儿园,让我们看看孩子!】

这时,镜头又转向了教室里的小妖怪们,孩子们一齐脆生生喊:“早上好!”

弹幕疯了。

【啊啊啊啊啊我的宝宝们好可爱啊!】

【崽崽让妈妈摸摸耳朵!】

【我不去了我不去了,我配不上这个幼儿园的颜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