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第六章(1 / 1)

请收藏本站,并多收藏几个备用站点:soushu2026.com,hetu2024.com,cjswu.com,
本站最新地址cwjxsh8.com,请记住并收藏最新地址,原地址即将无法访问,如果突然无法访问请尝试加上www

成功用自热火锅拐带妖神一起上路,第二天出发时连久心情都轻松不少。

从幼儿园出来,清晨的山里都是雾气,一眼看不到头,来了这么多天她还是第一次去观察这个所谓的妖界,似乎比任何一个自然景点都要让人心旷神怡,湖光山色非常美。

她指着远山问:“那些也属于你们妖界吗?”

司阑原本兴致不高,听到这话时倒是挑了下眉:“你们妖界?”

连久顿了顿:“我算是外地来的吧。”

司阑眼神里透露出一丝她没见过世面的讥诮:“的确,也没有比浮玉山更大的妖界。”

“为什么?”

“浮玉山位处东南,江河发源,灵气充裕,自古以来孕育的山精野怪就多。”说这话时司阑目光专注投在山间,神情少了几分平时的散漫。

连久挺赞同他的说法:“桃花源。”

闻言司阑轻轻看她一眼。

连久叹息:“就是经济跟不上。”

“……”

妖神突然加快脚步,连久紧紧跟上,从自己包里拿出一根洗好的胡萝卜递给他:“早餐吃点这个填填肚子?”

听到“吃”,司阑脚步缓下来,但看见那根胡萝卜后脸色骤黑:“什么东西?”

“你们兔兔不吃胡萝卜吗?”连久疑惑,“这是新鲜的,我从食堂拿来的。”

纯天然无添加。

司阑黑眸微沉:“兔兔?”

连久指着他的耳朵:“还有,我们要出去,你的耳朵不收一下?”

司阑若有所思地盯着这个所谓园长看了好一会儿,这山里的妖怪都怕极了自己,就算是才醒的也没有一个会把自己看成兔子。

连久被他探究的视线看得有点发毛,把胡萝卜收回去:“不吃就不吃。”

留着回去给小妖怪。

从山里出来,还是原来那条路,画马开着所谓的县际公交等在路边。

现在连久才知道,这根本不是什么公交,是妖怪专线,只为妖怪服务,普通人根本坐不上来,自己还是因为有了合同编制才能上车的!

画马见连久来了,身边还跟着司阑的时候,马蹄差点蹶出去。

司阑神君居然出山了!

画马赶紧下车迎接:“园长好,神君好。”

连久是第一次听到其他妖怪称呼司阑,居然是神君?

但司阑对此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径直上车选了个喜欢的位置坐下。

连久教小朋友习惯了,坐在他身边下意识提醒:“别人问好的时候也要问好,这是礼貌。”

“不用不用。”画马着急摆手,“神君开心就好,我去开车。”

连久好奇很久了:“他们为什么这么怕你?”

“画马是我亲手画出来的画妖。”司阑云淡风轻地说,“过去是我的坐骑。”

连久震惊:“你是神笔马良吗?!”

司阑没有理解这个,但连久却是发现了华点,期待地问:“那你能不能画出来那些肉啊菜啊房子啊什么的。”

这不就能省好大一笔钱了!

“……”司阑看她的眼神像是在看傻子。

行吧,异想天开了。

连久小声道:“我以为你们这种妖神的坐骑会是仙鹤麒麟什么的。”

“嗯,也骑过几日龙。”

“?!”

“不过他们觉得没有尊严。”司阑懒懒散散地说,“给他们点面子。”

这也太牛啵了吧!

居然还骑龙!龙局那种吗?

前方画马小心提示:“您二位麻烦系一下安全带。”

连久压下震惊把自己的安全带系好,看身边的神君一动不动,便说:“安全带,注意安全。”

司阑淡淡道:“不会。”

不会你拽什么拽!

连久深吸一口气,出于对“骑龙神君”这四个字的尊敬,把自己的解开又给他示范了一遍:“这是防止有什么急刹车或者意外我们弹出去受伤。”

司阑动手系安全带,没应声,也不知听没听。

不会系安全带,对速食这么喜欢,连久怀疑他是不是没出来过?

“你没有出过妖界吗?”

“近些年没有。”

“为什么?龙局他们好像都出去了。”

司阑略微抬眼,眉心皱着带着些厌倦:“人类,烦。”

“真人类”连久心底轻轻一抖,无声缩了缩身子,苟住。

很快就出了山,连久前一晚做了很多准备工作,也咨询了龙局跟妖怪对接的相关部门,其实手续跟普通的步骤相同,只不过工作人员是比较机密的。

在外面买了几个包子,连久吃了一个,另外四个都给了司阑,也不知道他怎么吃的,才递出去就没影了,并且试图再走回包子铺。

连久忙将自己一袋豆浆递给他,压低声音:“我身上就两百多块钱了,给我省一点,还没发工资呢。”

司阑咬着豆浆吸管,看她满脸可怜兮兮的样子,勉强应了声。

这边对接部门是单独的办公室,对外称特殊规划管理处,但在这儿工作的人是人类,妖怪要批经费就得从这里走程序。

连久这才明白为什么龙局也能在市局办公楼工作,合着当时那个部门也是特殊治安管理办,只怪自己当时没看清。

办公室里只有两个人,连久拿着资料进去时看到这两人正在电脑上打游戏。

听到她们的来意,其中一个人不耐说:“不是说了吗?要经费可以,但是你们得先让我们看到成果,不然批给你们不是浪费了吗?”

看这人说话时手里动作都不停,连久压着脾气:“但按照规定,你们连最基本的预算拨款都没有给。”

“成果听不懂?”

连久见对方没有要跟自己认真对话的意思,也冷下脸来:“所以你是打算一边打游戏一边跟我讨论鸡生蛋的问题吗?”

打游戏的两人动作同时一顿,这只妖怪居然知道他们在打游戏?

他们之所以这么肆无忌惮是有原因的,开始知道有妖怪时大家还很忌惮,后来却发现这些妖怪要文化没文化,要钱没钱。

就算是那些大妖都要顾忌着自己领地下的普通妖民,对人类一再退让,甚至答应把妖怪们封在山里学习。

这样一来,部分高层就起了心思,妖怪跟人根本就不能共存,既然他们听话,就先拖着,拖到这些妖怪有了奴性,以后更听话才好。

在得知要办妖怪幼儿园时,这些人就有意压下经费,要让妖怪永远落后人类一步,不能出头。

以往来的那些妖怪不懂人类制度,所以说什么信什么,今天来的这个似乎更聪明一点,至少知道游戏。

连久见这两人互相交换眼神,一看就是没憋什么好屁,干脆就往椅子上一坐,将资料拍在桌面上。

她有点生气,过去自己在孤儿院的时候也遇到过这样的情况。

不过当时面对这些的是院长,孤儿院每年是能得到补助的,还有一些社会公益资金,但申请的时候部门足球踢来踢去,要碰不少壁,院长每次都要来回跑赔笑脸才能拿回一点来。

“打,我等你们打完这把。”连久微抬下巴,还拉了一张椅子给司阑:“你也坐。”

两个工作人员见今天来的两个妖怪跟以往的都不一样,两人长相极佳,一个看起来柔柔软软的,一个看起来瘦弱斯文,倒也没多怕。

然后就看面前的女妖怪举起了手机,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拍了照。

两人急了:“你做什么?!”

“可以给领导或者群众看看你们是怎么认真工作的。”连久微笑着说,“没事儿,你们继续打,我时间多等得起。”

这样一来还打什么游戏,只想赶紧把她打发走:“照片你别乱发,而且说过多少遍了你们妖怪的流程比较复杂,我们不是不办,怎么办得下来?你们这才开始没几天妖怪什么都没学到,就要经费了?”

连久将手机放在了司阑手里:“别让他们抢到。”

然后又拆开自己带来的文件:“所有的审批公章都有,从来也没有哪一条规定要求一定要做出成果来才能批经费,难道要我拿着孩子们的毕业证来找你?没有经费怎么开园给教育资源?”

她冷笑一声:“还是说你们上幼儿园的时候都是先毕业了学校再给你们饭吃?”

这小姑娘看着软说话倒是条理清晰,还挺有骨气,工作人员说:“妖怪的规定和人的规定能一样吗?”

“不一样的话麻烦拿出证据来。”连久抬眼,语气坚定,“就算是为了妖怪专门制定规则,我也要看到红章公示,如果没有,你们就是在挑起人妖之间的不公平对待,妖怪一直都在恪守本分遵守约定,你们倒好,上班时间打游戏,把约定当屁放了是吧?”

人妖对立这种罪名可不敢担,工作人员急道;“胡说八道,我们一直都是按规定办事,你把文件给我,我会上报的。”

连久可太熟悉这种拖时间的缓兵之计了,根本不吃这一套:“都上交多少次了?上报去哪里了?进度和钱呢?”

“我看你们就是存心的。”她拍了拍身旁神兽的肩膀,“既然这样,我们也没必要遵守什么人妖约定了,司阑,把他办公室砸了。”

尽管司阑平时不服约束,我行我素,却也被这小园长张狂的话弄得一怔,饶有兴致:“砸了?”

话音一落,旁边的一幅画就嘭一声砸在地上,吓得在场两个人猛地一抖。

司阑平静地问:“这样?”

两人慌了:“你们不怕被关起来吗!”

“是你们先毁约在先。”连久轻笑,“那就看看是谁慌吧,司阑……”

话没说完,两个工作人员坐不住了:“等一下!”

要是妖怪真乱起来,他们真负不起责任。

而且面前这个男妖怪到底怎么做到的?动都没动画就掉下来了!

他们着急地说:“我们马上就把资料交上去,你们亲眼看着行不行?”

“一周。”连久清楚这些流程走上去的时间,而且妖怪更特殊,时间要不了那么久,“下周我要是看不见拨的款项,就只好带着大家一起来了。”

两个工作人员咬牙:“行,那个照片…”

“我当然要留着,谁知道你们做不做呢?”连久这下子又变得很温和无害,“有本事你来抢。”

看着悠哉拿着手机的男妖怪,两个人怂了。

从办公楼里出来,连久在街角蹲下去,整个人松懈下来,捶着自己的腿,小脸发白。

司阑:“怎么?”

“吓死我了,我从来没做过这种事情。”

司阑看她好几秒,忽的笑出声:“害怕?刚才那么狂呢。”

“这不是有你在吗,你可是骑龙神君。”

“倒也是。”司阑扬扬眉,“那我今天要吃那个火锅。”

“……”连久想着手机余额和骗他出来的理由,“我带你去吃其他好吃的。”

“什么?”

看了眼附近的路边摊,连久坚定地说:“煎饼果子。”

神君思量片刻:“试试吧。”

连久心里盘算,煎饼果子加蛋加肠加里脊都比自热火锅便宜,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