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第四章(1 / 1)

请收藏本站,并多收藏几个备用站点:soushu2026.com,2zw.org,hetu2024.com,
本站最新地址cwjxsh8.com,请记住并收藏最新地址,原地址即将无法访问,如果突然无法访问请尝试加上www

男兔妖态度实在随便散漫,连久摸不太准,态度诚实:“会不会太勉强了?”

“是有点。”对方回头指着空火锅盒:“所以以后我每天都要吃这个。”

连久心里忍不住吐槽,这些妖怪都是吃货吗?

她温声说:“这是自热火锅,少吃对身体好,以后可以在食堂吃。”

男妖沉思片刻:“再看。”

为了自己安慰着想,连久跳过伙食问题:“您知道保镖的工作是什么吗?”

男兔妖这才将视线落在这个新园长身上,弯了下唇:“避免你被吃掉。”

连久莫名听这语气有点恶劣的味道,不过既然这个兔妖知道保镖的工作内容后决定留下,龙局又说他是上古妖神,那应该物种不是问题。

“那好。”连久友好伸出手,“我叫连久,你叫什么。”

停留半空的手被忽略,男兔妖平静说了句:“司阑。”

然后转身就走:“饭点再叫我。”

还饭点,你是来做美食品鉴官的吗?

连久忍不住小跑追上去:“保镖不住学校吗?不需要时刻关注学校情况吗?”

司阑语气随意:“被吃的时候喊一声我能听到。”

连久震惊,这就是妖神的实力?

她顿时安心不少,又拿出手机:“那加个微信留个电话吧,我给你拉进工作群,平时有什么工作变动会在群里通知。”

司阑的手机就是个摆设,那些妖怪想叫他都得亲自来山里三请四请,打电话都不算尊敬。

现在居然还要被通知!应龙那老东西整天搞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他淡声道:“没有微信。”

“啊?”连久疑惑,“那工作怎么通知?”

“这山里的风吹草动,我都知道。”

“哇!”连久更有安全感了,立刻收好手机:“好,那你慢走。”

-

浮玉山现在有孩子的妖怪们都知道新来了一个园长,并且上任就让才开学仅有一天的幼儿园停课整改,重新分了班,所有妖都很好奇,这是什么来头?

所以开园当天不管有没有孩子的成年妖怪都好奇赶来,想看看这个新来的园长是何方妖神,然后一来就被门口清新温和的新园长吸引了目光。

完全看不出来是什么妖怪啊!可为什么一笑起来就莫名觉得很舒服呢?对每一个来的孩子和家长都温和地说早上好。

妖怪们从未见过这种模式,毕竟在这之前孩子只上过一天学,当时幼儿园只有重明鸟,所以情况相当混乱,根本没有什么问好告别环节。

但是这才几天居然就大变样了,陆续来的小妖怪们都会被引导着跟家长们说再见,再被有条不紊地带着进入园区。

妖怪家长们都是野蛮长大,什么都不懂,当下忽的有了种在孩子们身上看到希望的感觉。

等孩子们都进去以后,连久才发现还有一些妖怪聚集在学校门口没有离开,前几天接触的妖怪少,猛地被这么多成年妖怪注视着,很平静是不可能的。

不过因为对方都是人形,并没有任何不善的意味,她也努力让自己镇定。

自己是园长,负责监督的时间比较多,少有上课的时候,于是连久询问:“请问还有什么事吗?”

“没有没有。”那些妖怪们纷纷摇头,“只是好奇来看看,您忙您忙。”

虽然这么说,但他们却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以为他们是担心自己的孩子,连久便郑重地保证:“各位家长放心,在学校期间我们一定会好好照顾孩子,你们可以先去忙自己的事情。”

“他们哪有什么事情忙。”玉重明不知道从哪冒出来,自从昨天慌慌张张跑了以后她一整晚都没露面。

“什么?”

玉重明:“外面的培训教育资源有限,妖怪们都是轮流才能出去的,其他时间他们也只能待在山里,与其在洞里无所事事,不如找到点感兴趣的事情打发打发时间。”

连久转头见门口这些七七八八的“艺术”妖怪们,心里忽的不太是滋味。

就好像那些深山里没有机会走出去,不能见到广阔世界的人。

所以他们会这么重视妖怪幼崽的教育。

“不然……”她顿了顿,“你们要来我办公室吗?我可以给你们看一看外面的社会。”

之前玉重明说山里只有自己这里通网了,就算是电,也只有少部分已经能够自己挣钱的妖怪才能用得起,所以在山里是没有机会了解外面的。

大妖怪们激动起来:“可以吗!”

“不介意的话。”连久侧过身,“我也不确定可不可以,试试看?”

妖怪们当然不介意,自己正愁找不到事情做呢!

于是一大群妖怪挤挤攘攘地跟着连久往她办公室走,连久在前面带路:“小点声,吵到孩子就不好了。”

妖怪们忙噤声。

玉重明走在园长身边,有些担心:“这么做可以吗?我们是专门为了孩子才办的幼儿园啊,这些大妖怪怎么能进来?”

走进办公室,因为空间有点小,所有的妖怪都站在一起,期待地看着连久。

连久温声说:“虽然幼儿园可以教孩子,但是现在孩子正处于一个对什么事情都好奇的阶段,他们会无意识的从自己身边去学习一些习惯和礼仪,所以家长们也很重要。”

妖怪们不管有没有孩子,都齐齐点头:“您说的对!”

玉重明也了解了,园长自然有自己的打算。

连久将自己的电脑显示屏转了个方向对着大家:“可能人…唔妖太多,有些会看不见,大家可以错一下位置。”

她一边找视频一边问:“你们平时出去都学的是什么?”

“认字,规矩,还有学那些厂里的人打螺丝,沾豆豆。”

“……”连久诧异,“打螺丝?”

其中一个妖怪道:“没有学历,只能找一点能快点挣钱的了,我们也学学摆摊什么的,但没有物资来源,乱七八糟的。”

“人类有一句话。”连久说,“叫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

听不懂,但妖怪们满眼羡慕:“好有文化啊,什么意思?”

“……”连久耐心解释,“就是说不论行业选择,每一行都能有佼佼者,所以学历不会是唯一的敲门砖。”

玉重明低声道:“就连龙局那种妖神都是才苏醒不久的,他们自己也在不停了解人界,所以对于我们来说,了解的渠道比较少。”

连久点点头,点开了电脑上的视频:“今天先给大家看看记录片,这是人类这些年来的一个发展历程,看完以后你们大概就会对人类有一定的了解。”

有妖怪敏锐发现关键词:“今天?”

“嗯。”龙局说过这片山以后都是自己说了算,虽然夸张了,但连久的确不太忍心,能帮一点是一点吧。

她说:“如果有效果,你们也愿意的话,以后你们都可以来这里看,我给你们不同阶段的了解学习视频。”

“我们当然愿意!”

“那你们先看。”连久说,“我去看看孩子们的情况。”

连久给自己每个班都会排一节课,但不是今天,才开园,会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如果自己在上课会处理不及时。

她来回走了好几遍,然后发现那天的小鲤鱼精一会儿出来一次,一会儿出来一次,都是在水龙头底下冲冲又蹬蹬蹬跑回了班里。

连久纳闷:“怎么回事?”

“小鲤鱼精年纪还小,比较依赖水。”玉重明说,“为了维持人形,需要时常补充。”

连久轻轻皱眉,然后走进了自己的宿舍,没一会儿拿出了一个小木盆出来。

玉重明疑惑地看着园长装了一盆水往小一班去:“这是做什么?”

“让他在水里听课吧。”

“?!”

不让孩子维持人形了吗?能稳定维持人形可是好多妖怪一直都在追求的。

但连久已经敲响了小一班的门,不出她所料,里面情况很复杂,很多孩子都没法一直维持人形,一直都在努力变身塞耳朵尾巴,注意力根本不在老师那里。

连久将盆水放在了小鲤鱼精面前:“不舒服的话就化原型在里面听吧。”

小鲤鱼顶着湿漉漉的头发,疑惑了一下:“鱼鱼,人。”

连久摸摸他的头:“没关系,老师不要求你一定变人。”

小鲤鱼眼睛一亮,因为要一直维持人形他太难受了,这会儿精神都不太好,听到园长老师这么说,他扑通一声就变成鱼跳进了盆里。

其他小朋友一看,也纷纷变成了自己的原型。

猛一下看到十几只小妖怪在眼前又飞又跳的,连久眼皮轻跳,转身对老师和保育员道:“你们出来一下。”

老师们也很疑惑:“为什么要这样?”

连久反问:“你们现在能维持人形,是因为小时候上过幼儿园吗?”

老师们摇头。

“你们是过来妖,也明白在这个年纪要维持人形会很难,所以一直去要求孩子的话,他们的注意力就会分散了,还会很疲惫。”连久从窗外指指里面的景象,“那上课的内容基本听不进去了,这样不就是主次不分了吗?”

她笑着问:“人形就能学礼仪,妖形就不行啦?”

老师们顿悟,是自己把思路放窄了。

“让他们用舒适的状态学习。”连久说,“至于化形,想变人就变,不想就算了,以后会明白的。”

“好,我们知道了。”

老师们又回到班上,果不其然这次孩子们注意力集中了很多,连久轻轻拉上们,玉重明跟在她身后,一刻不停给正在上班的应龙发消息。

毕竟她不仅仅是园长的助手,也得时刻关注着园长的举动,把情况汇报给上层领导。

龙应收到消息后有些诧异,但仔细一想,连久本身就带着那种复苏希望的味道,有这种格局好像也不会太意外。

但让他疑惑的是,为什么连久对于人类社会这么了解,甚至比自己这种最先苏醒过来的都要了解。

怀着这种思路,他特意给那只犼打了个电话。

打了好几遍那边才接通,通是通了,但没什么声音。

“不是说好在学校保护连久老师吗?”龙应说,“相处下来有没有觉得她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半晌后,另一头才传来懒懒的声音:“不知道。”

龙应一噎:“什么不知道?你不在学校?”

“嗯。”

“你真是……”龙应想骂两句,但反应过来自己打不过,到时候回去还有苦头吃,于是低声下气地说,“该去看一看,连久老师帮我们这么大的忙呢。”

司阑声音多了点起伏:“啊,是该去看看。”

龙应欣慰:“对嘛!”

司阑:“饭点到了。”

“……?”

饭点的确要到了,连久惦记着新来的食堂师父的事,这会儿才空下来去看,但一走进食堂却闻到了一股腥味儿,她皱眉看过去,就见菜台上摆放着好几盆新鲜的肉,上面的血丝都还在。

她愣了下:“还没开始做饭?”

“是园长啊。”食堂师傅从里面探出头来:“没有啊,饭已经做好了!”

说着又哼哧哼哧端出了两盆翠绿的植物草根,新鲜得水珠滑动。

食堂师傅自豪地说:“荤素搭配,什么妖怪都能满足!这些肉和草我亲自从山里抓来摘来的,包新鲜!园长你先试试?”

连久眼前一黑。